caoli社区app小草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外公是个名酒收藏爱好者,蓝草虽然酒力不好,但也品尝过不少名酒,一闻到这气味,就知道这是价值不菲的红酒。

环顾了吧台,看到酒柜里摆放的各种名酒时,蓝草瞪大了双眼。

天哪,这里到底是时尚名店,还是名酒之家?

不过是一个提供给客人休息的吧台,竟摆满了如此多的美酒,而且还是无偿供应……

这,这也太夸张了吧?

一眼看去,最便宜的一瓶酒,也要好几万呢。

好吧,她承认,这种店就是她平日里只能在外面隔着玻璃看看,连踏进门的勇气都没有的地方好了。

“拿过来。”夜殇眼神示意店长把一份文件放蓝草手里。

“这是什么呀。”蓝草纳闷的翻看文件,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其中。

简单来说,按照这份文件里的条款,她现在名副其实的,就是这家价值上百亿美元的名店的老板!

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蓝草抖动着这份重量级的文件,有些诚惶诚恐。

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

夜殇轻笑,“送的生日礼物,生日快乐,我的小凤凰,我的草草!”

耳边传来男子磁性十足的声音,蓝草的心无来由一跳。

夜殇亲了亲她错愕的眉眼,对那店长又喊了一声,“拿过来!”

“是!”店长亲自捧了一个精美的首饰盒过来,打开放在蓝草面前,“蓝小姐,这是夜总给您特殊定制的耳环,您看喜欢吗?”

蓝草抬眼看去,一下又是惊住。

好漂亮的耳环!

耳环上栩栩如生的小凤凰,不正是自己胸口上的纹身图案吗?

夜殇拿起耳环,轻柔的为她戴上。

触及她柔软的耳坠,他蓦然想起欧哲航温柔的为她戴上那对翡翠耳环的情景。

他眯起了眼,手指摩挲着她的耳坠,看着镜子里的她,问,“喜欢吗?”

从店门口进来到现在,他已经问了很多个喜欢了。

蓝草盯着镜子里被两只凤凰耳环衬托得无比高贵的自己,这一刻,她再怎么矜持,再怎么傲娇,也忍不住点头,“嗯,喜欢。”

是的,这镶嵌着各种颜色的钻石的凤凰造型耳环,她一眼看到,就喜欢上了。

喜欢得不得了。

就仿佛自己化身为一只凤凰般的喜欢。

夜殇捏起她精巧的下巴,贴近她的唇,柔柔的,“告诉我,是喜欢小草,还是喜欢小凤凰?”

呃?蓝草莫名的看着他,却发现他眼内隐隐跳跃着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他又要变脸了吗?

烦不烦啊?

屡次下来,蓝草已经将他的突然变脸当成是无聊的事情了。

她一点也不惧怕,没好气的推开他的俊脸,“夜殇,吃错药了吗?干嘛总问我些乱七八糟的问题?”

她话音一落,夜殇眼神一冷。

旁边的店长已然替这个小姑娘捏了一把冷汗。

皇家时尚名店全球连锁集团的幕后大老板就是夜殇。

她担任这个店的店长好几年了,今天可是第一次看到大老板的真人。

不久前,接到帝王集团总裁办来的电话,说夜殇今天下午会带一个女孩子过来时,她当时就惊呆了。

紧接着,总裁办那边给她送来了一份文件,让她交给这个店的新老板,也就是蓝草。

皇家时尚名店可是全球连锁啊,老板竟然如此大方,将一家上百亿美元的店就这么送给了一个女人。

她还以为这个女人再怎么说,也得是当红明星之类的知名人物。

怎知,却是一个扎着马尾,穿着牛仔体恤的小丫头。

真真是让她们大跌眼镜。

“蓝草,是不是忘了那天晚上我说过的话?”夜殇突然沉声问道。

蓝草收起满不在乎的表情,故作畏惧的咬着唇,小声说,“记得,我永远也不会忘了那晚对我说过的话,不,应该是警告,我不会忘记警告过我的那些话!”

夜殇脸色缓和了一些,但还是森冷的看着她,“既然知道,以后就不要做我不喜欢的事!”

“我又做了什么不喜欢的……”蓝草本能的怼回去。

当看到他警告的眼神时,她吞了下口水,“好吧,我以后不做不喜欢的事就是了。”

“今天呢,有没有做我不喜欢的事?”

“没有吧。”蓝草有些迟疑。

她自认今天很乖,早上醒来,虽然他不在自己身边,但她还是按时上学,放学后,沙凌就来接她去他的公司,然后就被他载来这里……

她今天的行程就这么

一点,哪来得及做他不喜欢的事?

“是吗?”夜殇在她腰上的手一点点不规矩了起来。

蓝草一个激灵,“喂,,要干什么?”

“这是什么?”夜殇捏了捏她。

那个位置正好是牛仔裤的裤袋……

蓦地,蓝草终于明白他说的“他不喜欢的事”是指什么了。

耳环!

殴哲航送她的耳环,被她随手放进了后面的裤兜里。

蓝草赶紧掏出那对翡翠耳环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喏,的不喜欢,该不会是指我收了殴哲航的礼物吧?”

夜殇看也不看那对耳环,眼眸锁住她,“我不喜欢除了我以外的男人碰,以后要注意!”

“意思是,这个礼物我可以收下咯?”蓝草不怕死的在他面前摆弄那对耳环。

反正他只是说,不喜欢别的男人碰自己,可没说不让自己收别的男人的礼物。

“蓝小姐,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这对翡翠小草耳环是仿造品。”店长紧盯着蓝草手里的耳环,很确定的说道。

“仿造品?”蓝草挑了挑眉,“怎么会?”

欧哲航不是说,这耳环是他好不容易找人专门定制的吗?

“确实是赝品,真品出自我们店里,是为一位尊贵的客人量身定制的,曾经在店里的橱窗展示过几天,那位客人把货取走后,我们店里就不曾销售类似款式的耳环了,因为耳环的设计版权已经被那位客人买断,从那以后,市面上出现的类似款式的耳环,都只是赝品!”

闻言,蓝草已经惊愕得说不出话来。

不过一对小小的耳环,竟然有如此的故事。

“既然是赝品,还要留着吗?”夜殇讥诮的问。

蓝草看着他眼睛里的嘲讽,呐呐的问,“那说,我要怎么处置?”

“还给他,然后以侵犯他人设计版权为由,将他告上法庭!”夜殇冷酷的说道。

“……”蓝草哑然。

这也行?

再怎么说,欧哲航也是帝王集团的员工,他这样耍自己的员工,就不怕连带着损坏公司的形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