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林予曦简介

相比警方此刻的剑拔弩张,

盛海方面,起码在表面上还是一团和谐的。

由于涉及的内幕实在太惊心可怕了,官府担心引起群众的恐慌,因此,秘密取走了那三个杀手的尸体之后,对外的公告解释,是当晚酒店被人恶意纵火,所幸疏散及时,并无人员伤亡。

同时,警方公布了一个纵火嫌疑人的信息。

名叫侯勇。

三十五岁。

XX省XX市籍贯。

有海外服役的背景。

身上可能携带管制枪械!

至于他纵火犯罪的理由,警方是这么解释的:

侯勇于半个月前抵达盛海,由于找工作屡屡碰壁,怀疑侯勇是郁郁不得志、引发了报复社会的心理,恰好看见酒店晚会现场的嘉宾们一个个光鲜靓丽,因此做出了极端行为,纵火危害公共安全!

现向全社会征集犯罪嫌疑人侯勇的线索下落!

日系美少女清爽短发展甜美笑容俏皮写真图片

通报中,郑重申明了警方对恶意犯罪的零容忍和维护社会治安和谐的决心!

也请广大市民们不造谣、不信谣、不传谣,一切消息以官方发布为准!

与此同时,网管部门也在尽可能的压制由案件造成的社会影响。

只是,官府试图低调处理案件,终究是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由于当晚酒店聚集了众多明星和名流们,因此,此事件也引发了社会舆论的重大关注。

值得一提是,很多粉丝们,更关注的是自家偶像的平安。

哪怕这些明星们只是被吓慌了神,基本毫发无损,

这些粉丝们也一个个义愤填膺、群情激昂。

一边给自家的偶像祈福安慰,一边谴责谩骂纵火者的残忍。

他们带动的舆论风向,很大程度淡化了隐藏在案件背后的触目惊心。

有关部门的领导也挺欣慰的。

让大家多多关于娱乐明星们,

反倒有利于他们从容的维持社会和谐,缉拿凶犯、查清真相!

唯一勾起大众求知心的,只有当时从酒店客房窗户中,利用绳索爬到天台逃生的那对男女!

由于当时夜太深、楼太高,大家基本都没看清楚那对男女的真容。

而一些民间八卦高手,则根据当时那名女子的翠色裙裳,跟当晚宴会的明星嘉宾做逐个对比,最终“侦查”出了这女子的身份:

正是知名女星唐清颖!

这一下,娱乐和社会两大版块的舆论同时轰动了!

危难之际,知名女星竟上演惊天逃生,从二十五层高的窗口,逃到了酒店天台上!

这简直是匪夷所思!

时下最顶级的动作片都拍不出这么超凡的效果!

另外,唐清颖逃生的原因和过程,也极度惹人关注和遐想。

当然了,还有那个和她一起逃生的男子,也是吃瓜群众极力想要一睹的内幕!

当无数个电话联系了唐清颖方面之后,唐清颖所属的经纪公司最终做出了回应:

昨晚,唐清颖由于身体不适,提前离开晚会现场,在酒店楼上开了个房间休息,

没想到恰巧撞见了纵火犯在实施犯罪,当时唐清颖试图阻止未果,反而遭到了袭击报复,被纵火犯逼到房间里。

面对房间里燃起的火焰,唐小姐在酒店人员的协助下,利用酒店里配备的逃生自救绳,惊险的从窗口转移到了天台上,最终获救!

感谢社会大众对本公司艺人唐清颖的关心和爱护,现唐小姐身体状况稳定,但由于受惊吓过度,需要安静的休息环境,也请大家不要过度打扰,更不要妄加揣测、造谣滋事,等待有关部门的进一步消息!

接着,又严厉谴责了纵火犯的恶行,表达了对警方的信任、对艺人的支持、对酒店工作人员的感谢……墨迹了一大堆,却根本只字不提和唐清颖一起逃生的那个神秘男子是何方神圣。

有八卦狗仔反复追索,最后获得了几个版本的解释:

可能是恰巧路过的酒店客人,也可能是唐清颖的友人或助理。

甚至,也可能是唐清颖的相好!

毕竟,之前唐清颖神秘休息了半年多,一直就有好事者猜测唐清颖是躲在家里养胎生子去了。

当晚,能跟唐清颖共处一室的,这层身份显然很不简单!

越是掩饰,越是好奇,

当整个案件还扑朔迷离的时候,很多吃瓜群众们纷纷转移注意力,试图追查出那个神秘男子的身份!

相比之下,这个特大案件的真相,在热心市民的眼中,忽然间变得有些不值一提了。

正是在这个全民娱乐的大背景之下,民营医疗巨头、普世集团的崩毁,就更没多少人关注了。

至于郭常胜、郭启荣父子的伏法被捕,则暂时秘而不宣。

毕竟父子俩牵涉的违法行为实在太多了,而且还极有可能牵涉到这起纵火暗杀事件,光是审理到结案,就显得遥遥无期了……

……

盛海警方旗下的招待所里。

龚海波、宋澈和许队,三人摆出一副三堂会审的牌面,各怀心思的审视着眼前这个忽然横空冒出来的线人!

隔着桌子的对面,朱邪坐在椅子上,一边抽烟喝茶,一边侃大山。

或者说,正在忆往昔峥嵘岁月稠。

“当年,我由于犯事,被法国外籍兵团给开除了,流落在北非一带无所事事,恰好碰到以前也在外籍兵团服役的老战友,邀请我加入那一个武装团伙,我一看是犯法的,肯定不答应啊。”

“后来国际刑警的人也找到了我,说他们也在调查这个武装团伙,给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为了拯救世界和平,我只好忍辱负重投靠了沙漠秃鹫军团,秘密侦查这个武装团伙从事的各种犯罪活动。”

“靠着赫赫战功,我很快跻身军团高层,和泰格、沙坤并称为头目秃鹫之下的三大山头领袖,江湖人送绰号黑蝎。不过我可没干违法犯罪的勾当啊,连打家劫舍都没干过,平时就负责押送军械物资、维持地方秩序这些闲杂工作,还响应祖国号召,搞秋收、打地主、共富贵……”

“……等等,你等等!”

龚海波一看他越说越离谱,终于忍不住了,道:“你说你什么违法犯罪都没做过,那你是靠什么混上这个佣兵团伙的高层?”

这就好像山贼靠着锄强扶弱、匡扶正义,当上了山寨头子!

你问龚海波信不信?

打歪脑袋都不信!

“那是因为我有人气声望啊。”朱邪十分豪迈的道:“这些佣兵团里,不止是有恶贯满盈的匪徒佣兵,还有许多的普通平民,他们大多是在战争中流离失所的难民或俘虏,也没地方去,就纷纷来投奔我了。我给他们地方住、给他们东西吃、给他们衣服穿,甚至找人教授他们的孩子知识,他们不拥戴我拥戴谁啊?”

“而且,我给他们立下明确的规矩,跟着我,绝不会做伤天害理的勾当,更不会对那些同样无辜的平民下手,继承了咱们祖国革命家的光荣传统,绝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……”

“……等等,你再等等!”

龚海波实在有些抑制不住体内滚滚流动的洪荒之力,又黑着脸问道:“你这么守规矩,头目秃鹫头目就没对你起疑心?”

“这个武装团伙,本来就是几个山头、各管各的,只是名义上一伙的,头目秃鹫对我们的约束力不大,即便他对我有过疑心,但我人多势众,他也拿我没辙。”朱邪忽然玩味的看着宋澈,笑道:“这一点,宋大夫应该也很清楚吧,否则沙坤和泰格两个蠢货,也不会为了抢钻石而自相残杀,最终被你这渔翁得利了。”

宋澈定定的打量着这履历惊奇的家伙,道:“后来,沙漠秃鹫军团被剿灭,你又是怎么回的国?”

“直接从埃及开罗坐飞机回来的。”

朱邪径直道:“当时听说沙坤和泰格他们都被捕了,头目秃鹫就预料到大祸临头,带着一群弟兄出逃了,当时也喊了我一起,但我假装同意,暗中联系了国际刑警,准备在碰头的时候,把他们一网打尽……”

“但你最终失败了。”宋澈推测道,如果成功的话,昨晚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了。

朱邪顿时有些沮丧,点头道:“对,失败了……秃鹫早就对我起了疑心,设下了陷阱,大家互有损伤,结果是秃鹫率众出逃,我看事情不可为,就先回了国,毕竟已经有十年没回来了。”

听到这,不止龚海波他们,饶是宋澈这个卧底界的资深人士,仍是一阵叹为观止。

如果述说的这些都是真实确凿的,那这家伙的履历经历,足可以拍成一部大片了!

本来在外籍兵团的成绩就足够传奇了,后来又成为国际刑警的线人,卧底潜入一个武装团伙,

还靠着一系列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政策,迅速在沙漠秃鹫军团中占据一席之地、声望如日中天!

这简直是传奇中的传奇!

人家《无间道》里的陈永仁,卧底黑【帮】了足足十年,也只是大哥底下的马仔。

而这位朱兄,却是卧底在荷枪实弹、兵荒马乱的武装团伙中!

甚至,卧底卧着卧着,只差一点就坐上了团伙头目!

卧底的最高境界,恐怕莫过于此了!